莲花生大师秘藏圣地约尔莫拍摄外景之旅

Guru Rinpoche’s Hidden Land of Yolmo

2019年10月,英国法门中心很荣幸接待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探访。他向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祈请支持他拍摄莲花生大师「约尔莫秘土」的纪录片。

尼泊尔的北部,在喜马拉雅山在尼泊尔和西藏的边界雪岭山脉是秘藏的「约尔莫」,叧号「莲花丛庇护地」。这在尼泊尔称为「赫兰布」和「朗塘」喜马拉雅山峦是莲花生大士和明妃曾遍历和加持过的地域。遍山峡掩埋有许多密宗伏藏和世间珍宝。节录自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约尔莫秘土」预告片剧本。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有一本着作「约尔莫秘藏雪岳山区指南」。他希望能制作一部记录片来介绍这幅珍稀圣地与当地的闭关中心和村落。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规划在2020年4月开拍。闭关中心和村落的交通在严冬雪封时不适宜来往。但四月时初春很美,雪峰耸立,满山绿树丛生,谷地花海遍布。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知会我他选择的外景地点是没有电源设施的偏僻地区和山穴。只能依靠便携式太阳能电池给相机充电。

此次行程和相机装备的所有费用全由啦嘛敦珠多杰仁波切赞助。

我在2019年5月8日抵达「加德满都」,在机场和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会面。我把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递交给我的一份丰厚供养奉上给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

Sunrise over the Himalayas

2020年3月1日,我们从「加德满都」启程去「约尔莫」一个名「梅兰奇姆·杨」的偏僻村落。翌日堪布将会带领信众共修念诵金刚莲师咒三天。我们乘坐吉普车穿山过岭,所到之处多是宽度只能让一辆车行驶的土路。

途中,我们看到日出光芒照耀喜马拉雅山雪峰的壮观。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说这是他期望的莲花生大师加持迹象。

Melamchim-gyang village

前往处于高山被雪峰环绕的「梅兰奇姆·杨」村最后一段行程扣人心弦。从壑谷腹地的山川河边经过险峻的陡坡岩石路才能到达。身在高山可目睹遥远的雪峰。莲花生大师描绘此山如一个穿着曼身旗袍的皇后。1,200年前莲师曾在此修行。并开示应在此地创立一幢阿弥陀佛寺和一间能抚育修持功德的学府。第四世「约尔莫」祖古齐尔农·旺亚尔·多杰 (1647-1716)在十七世纪70至80年代在「梅兰奇姆·杨」设立了一个佛堂。

「梅兰奇姆·杨」的周围有很多莲花生大师和明妃的修行道场。身在其地,令你感受到莲师强盛的加持。据说只需听到或眼见「约尔莫」谷地就会得到很大的福益。

Vajra Guru mantra retreat

这一晚我们在「梅兰奇姆·杨」过夜,翌日晨早,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开始诵念金刚莲师咒和与信众开示。在场有一小群啦嘛、僧人和众多信徒。「梅兰奇姆·杨」在2015年因地震受到摧毁的灾难。当地人筹略应变以鐡皮建设一座临时佛堂。此处山林环境是一个有助启发勤奋修行的地点。

莲师珍宝磨石是在此地旧寺内发现。根据「约尔莫祖古滕津·诺布(1589-1644) 记载,当他朝圣「梅兰奇姆·杨」时,他展示莲花生大士珍宝磨石不是如传闻自发震荡,但他能使它摇动,在场的人都能见证。这是「约尔莫谷」圣地的大加持。

The bridge to the Tharepati pass

当天下午,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安排了一个导游带我前往「塔雷帕蒂」隘口,我们这晚在那里留宿。

我们步行五小时登上3,700米高的山峰。途中遇到骤雨、冰雹、大雪。爬得越高,雪就越深,空气就越稀薄,对体能支付形成负荷。我沿途念咒下定决心要抵达当晚投宿的宾馆。

经营宾馆的东家是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的亲戚。他不遗余力地照顾我们。

Tharepati pass

翌日晨早,我在日出前开始摄影,为了拍摄「约尔莫」谷和喜马拉雅山的曙光。除了运用空拍机,也采用了延时摄影设备。拍摄完毕后,我们继续登山,但因夜间下降的积雪已堆栈到相当于我们腰身,只能休止前进。

Filming on the Tharepati pass

我们正午启程回返「梅兰奇姆·杨」。下山途中,听到村里传出的金刚莲师咒念诵共修声音。真是振奋人心。

Brang Tshang - Guru Rinpoche's self-manifested stone throne

回扺「梅兰奇姆·杨」后,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指示我们去拍摄「布兰尚」,这是莲花生大师从幻空顕化出来的石宝座。据说莲师在这里传法给空行母和各法界众生。

石座的表面有七个幻化出来的水供碗。

Meditation Cave of the Self-arisen Sun and Moon

莲师洞处于「梅兰奇姆·杨」的上坡。名「尼恩达·响俊·德鲁普格」。另号「幻化日月禅洞」,因为洞顶有天然显化的太阳和月亮形象。这是莲师在还没有去⻄藏之前闭关的地方。

因2015年地震损坏洞里的佛像,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赞助一尊新佛像。新佛像在开光前是需要经过圣化处理。

Consecration Ceremony

朝阳初升,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带领信众施行佛像圣化仪轨。前行经文念诵后,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陆续把许多佛咒、舍利、圣物充填环抱佛像内中脉柱的周围,而在场喇嘛和在家信众则联袂念诵莲师七句祈祷文。

Sculpting statues with clay

在我参访尼泊尔期间,我很庆幸能朝访「梅兰奇姆·杨」三次,也见证了在莲师洞内制造佛像的过程。造佛像的材料是泥土,然后放在外面干涸几个月,才上油漆。

Shower of Blessings practice

在我参访尼泊尔期间,我很庆幸能朝访「梅兰奇姆·杨」三次,也见证了在莲师洞内制造佛像的过程。造佛像的材料是泥土,然后放在外面干涸几个月,才上油漆。

Tsuti Gonpa

翌日早上我们离开「梅兰奇姆·杨」,起程去另外的偏僻村落和闭关中心。

车行沿途多是陡坡泥径。且路面失修不宜行驶。只好放弃一些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想去参访的闭关中心。

我们有缘参访到「楚蒂贡帕」道场,一个很恬静的小型闭关中心。这是十五世纪伏藏师沙基亚·桑波修行之地。他就是「约尔莫」谷圣地开山鼻祖。

我们步入此处一间闭关茅舍。感受到室内浓郁宁静的滋润气场。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告知我,塔克隆·谢特鲁尔仁波切(第六任宁玛派最高领袖) 曾被邀请到这里住宿。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looking through very old Tibetan text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在舍里阅览一本有百年历史金色字体藏文经。此处有一个陈列牛颅⻣的玻璃箱。据说这头牛在闭关中心建造时有很落力的劳作功绩。

Milarepa's Lion Fort Tiger Cave

傍晚时分,我们参访「卡忠」,这里是传奇西藏传瑜伽士米拉雷帕在他上师马尔帕指示下,禅修歴时三年的「虎穴狮堡」。竖立他日后得道,证菩提果的法幢。

Group picture at Milarepa's cave

当晩我们在一间小村宾馆投宿。刚巧停电,唯有找有后备电池的宾馆来为相机充电。宾馆主管出于对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的尊敬,许可我们用他们的后备电池充电

Palri Padma Odsal Ling

第二天,我们到处取境拍摄。最终抵达「帕利·帕德玛·敖德萨尔·岭」。这个寺庙有一尊坐在山坡,背着山谷和辽远崇山峻岭的硕大莲师塑像。当地信众正在参与三天念诵金刚莲师咒闭关共修。

我很荣幸能够与堪布尼玛敦珠仁波保证伴随行。获得很多厚待和人事支持。

On the summit of Yang Ri Khang Mountain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打算乘坐直升机去参访和拍摄比较偏远的地点。堪布有一个非常有经验的直升机驾驶员朋友。我们多次与他研讨飞航路线和天气预察。2020年3月16日,我们一早到达机场。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希望早点起飞,以防稍后多云。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解释当地护法不要我们到那里。

通过机场关卡后,我己无多余时间做准备。幸好,直升机有GoPro相机托架设备。直升机前座有一个小窗口,我坐在这个位置刚好可以把相机镜头伸出机外。

起飞后我们越过「加德满都」上空然后向北朝喜马拉雅山北飞航。

Yang Ri Khang Mountain

我们停降在「梅兰奇姆·杨」村,把回航「加德满都」备用的直升机燃油卸下。减低直升机重量,以便能提升飞行高度。我们飞航到「杨日汗格」山顶。莲花生大师曾形容这处是圣山。也是当地护法「阿马扬里」的住处。一座新寺庙正在「杨日汗格」山顶上建做。原有的寺庙已因雷击摧毁。

Valley with Yangdak Chok cave and Tongshong cave

从「杨日汗格」山,我们朝北飞航到两个洞穴地点。第一个是「杨达克·乔克」禅修洞,这是莲花生大师和明妃修行的地方。第二个莲师洞是怙主查特拉尔仁波切重新开启的「通松」洞。

贝诺法王曾在此留步并为这隐密山谷加持。

原本打算拍摄这些洞穴,但地面积雪过深,不便安全降落。唯有往⻄飞越过雪岳高峰到达一个圣湖。但湖面结冰且积雪覆盖。无法知晓地面情况是坚实的土地或是冰湖。让我们不能安全降落。

唯有继续飞航,在「塔雷帕蒂」隘口的宾馆傍停机坪降落。在此拍摄片刻,再飞回到「梅兰奇姆·杨」为直升机补充燃油。然后起飞越过「约尔莫」南方回程到「加德满都」。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with Lamas from Namdroling Monastery

在「加德满都」逗留的期间,我在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一间空房设置了临时的录音工作室。为「莲花生大师传-新版」做重新录音制作。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在原版「莲花生大师传」扮演莲花生大师,所以我们为片中莲师藏文对白重新录音。

K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并安排两位在南卓林寺出师的比丘尼为片中空行母的对白重新录音。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解释,在拍摄莲师传时所录下的对白効果并不理想。所以必须重录大部分的对白。贝诺法王告诫堪布要严肃处理片中对白,因为每句言辞有其特殊涵义。南卓凌寺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寺庙。出自南卓林寺的作品必须维持一定的水平。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有一天邀约了十九位啦嘛来参与一个全日法会。每位都是南卓凌寺出师,但现留居在「加德满都」。我趁机在他们念诵莲师七句祈祷文金刚莲师咒时为他们录音。也为他们的脸部拍照,以便日后可以用来制作『莲花生大师传-新版』片中所需要的数字成像角色。

K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很随顺地配合我的行程。容纳各种情况演变如天气变化及冠状病毒的出现。我在尼泊尔最后三个星期,全国封城。非必要的旅程都被禁止。因此我们无法前往「约尔莫」继续拍摄。

尼泊尔飞往国外航空班线全部停飞。数星期后我有幸乘坐英国领事馆安排的航机在2020年4月8日飞扺英国。

我很感恩有这个机会跟随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到莲花生大师秘藏的「约尔莫」。很欣慰在这动荡时期能目睹那么多的闭关中心和修行信徒。

出于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的慈悲,他立愿奉献这部影片与大家分享。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坚毅地承托贝诺法王的法愿在这圣地弘扬佛法使我非常振奋。

回抵英国后,我想起啦嘛敦珠多杰仁波切给我的开示:「莲花生大师是无所不在。」能有机会去朝拜莲花生大师的圣地当然是令人振奋,但如果我们心中有莲花生大师,那莲花生大师的加持会无所不在地跟随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