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生大士传在尼泊尔拍摄外景之旅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with Thubten Loday Gonpo

我是喇嘛敦珠多杰仁波一个出家弟子。因我有学习过数字媒体,现全职施行『莲花生大士传』电影重新制作。片中有很多特出情节需要重新拍摄,如扎霍尔王和他的臣众以火焚烧莲花生大士,而莲花生大士把火坑转变成庞大的莲花池,还有莲花生大士飞翔云霄的片段。

为了能要完成一部有真实感的制作,我们选用计算机三维数码软件来重新组合莲花生大士的头和身。这个技巧叫数码替身,是现时莱坞动作片常用的拍摄技巧。数码替身通常用在情节太危险而不能使用特技演员。数码替身是把不同角度拍摄的演员头部相片输入计算机。然后以计算机三维数码软件来链接相片来重新组合成的莲花生大士的头。

当我呈报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不知如何联络到扮演莲花生大士的堪布,仁波切实时打电话给原本扮演莲花生大士传的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约定我在二星期后在加德满都与堪布会面及拍照。因为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扮演莲花生大士已经事过二十年,所以我会运用一些数码软件让他的面庞能够回返至较年轻时的状态。

我在2019年5月8日抵达加德满都,在机场和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会面。在抵达堪布的闭关中心后,我把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递交给我的一份丰厚供养奉上给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at the Asura Cave, Pharping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在1965年出生于在莲花生大师秘土贝尤尔·约尔莫·甘格拉。从六岁开始,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在不同法师门下皈依和受训。如昆赞耶什仁波切、根里格津仁波切、敦珠法王、贝诺法王、塔克隆·谢特鲁尔法王。他曾在不同的圣地如莲花生大士秘土和密勒日巴住过的山洞闭关修行。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后来在南印度南卓林寺贝诺法王受比丘戒。他完成九年的宁玛佛学院课程,得到非常出色的成绩。在贝诺法王许可下登基成任堪布。在南卓林寺教学了数年。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安排我住宿在他家里。头一晚,我们聊谈到莲花生大士传外景的选择应与在片中有关尼泊尔的地点吻合。为了好好利用我在尼泊尔的时刻,我们会到莲花生大士修行的洞穴拍摄,然后把它加进入影片的新版。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和我一齐察看原版影片有关连的部分,他便告诉我这个地点之处,然后说他会安排我到那些地点拍摄。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在观看莲花生大士传的拍摄进展片段后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因为我们要完成贝诺法王的弘愿。他解释若我们能诚心正意投入拍摄,以我们的心力奉献给莲花生大士。这和闭关所得的功德是没有分别。

贝诺法王的弘愿是让世人了解莲花生大士一生的故事。修佛法的人能阅读有关莲花生大士书籍,但普通人不会那么容易了解内容。拍摄成一部电影能让更多的世人了解莲花生大士的故事。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对已加工组合的影像质素和进展感到赞叹。他说他很高兴看到高质素的制作。

他吐露拍摄原版片的背景来自于南卓林寺一群佛学院毕业生为了报答佛学院的恩义。他们想以募款、唐卡、佛像、和莲花生大士传话剧来奉供佛学院。贝诺法王说编演这个话剧是非常重要,所以会资助这个话剧的制作费用。

在话剧演出前,他们从一百多个来源搜集了莲花生大士的史绩编译成一本书。

原本莲花生大士是由来自不丹的堪布佐吉耶仁波切扮演。但过后经过南卓林寺高层行政商量后,决定由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接替。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为此背诵了一百多页经文。在贝诺法王的指导和监督下,此话剧预定在菩提加耶茉兰千茉祈愿大法会时上演。他们在时轮金刚法会场搭盖了一个舞台,以六个晚上从七点到十一点演出。在场观众除了贝诺法王,还有许多仁波切,喇嘛,僧尼和十二万信众。

事后很多人祈请贝诺法王把这个话剧拍摄成影片。在贝诺法王的指导下,他们花了两年时间在南卓林寺周遭取景拍摄和录音。在这段拍摄日子,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直接从贝诺法王领受到有关于影片内容主题的指示。

Boudhanath Stupa

当影片拍摄完成后,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回到尼泊尔去拜访查特拉尔仁波切,查特拉尔仁波切对这部影片很满意,说这种影视媒体比佛法书籍更珍贵。

在与堪布尼玛敦珠马仁波切相处这一段时期,他的谦虚态度触动我的心坎。当我们讨论拍摄外景时,他明显表达对每个地区的认识,尤其是那个洞穴是莲花生大士曾经闭关修行过,和如何把拍摄片段与原版影片组合。

堪布住在加德满都布达区,距离博达纳佛塔不过五分钟步程,他建议我在那里拍摄。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建议在法平取景。当地有许多洞穴,但不是全数莲花生大士曾用来闭关过的。法平有世界最大的莲花生大士的佛像,数座寺庙、闭关中心、包括白玉闭关中心。

Yanglesho cave, Pharping

扬莱索洞穴是莲花生大士成道的地方。在洞穴前面有一栋印度教寺。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解释莲花生大士已成佛,他不需要修行成道。不过是以身表法来给我们做修行成道的模范。莲花生大士是以普巴金刚法来屏除障碍而成就大手印法门。

Asura Cave entrance, Pharping

十二滕马姐妹是伤害众生的人非人⻤神。莲花生大士在阿修罗洞把她们驯服后,十二滕马姐妹在他面前发誓成为⻄藏十二女护法。

  

法平摄影

我们一早出发到法平取景拍摄扬莱索洞和阿修罗洞。扬莱索洞的入口是通常锁上,但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认识当地管理人,所以他让我们进去。我拍了许多相片,让我日后重新组合一个无杂物的三维洞穴模型。

马拉蒂卡洞穴

Maratika Buddhist Temple

莲花生大士在这洞穴和曼达拉瓦公主共修。他们以三个月时间完成⻑寿成就法修获得不朽持明果位的不朽金刚身。

这个洞穴是由一个印度教僧人看管,是不许拍照的。印度人认为这是湿婆神的洞穴。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曾在1998年住在这𥚃。贝诺法王给他开示在法学院毕业后去那里闭关。他在那里闭关了两个月。

在莲花生大士未到来之前,这已经是一个圣地了。这里有三个圣山:一个是观世音菩萨,一个是文殊菩萨,一个是金刚手菩萨。莲花生大士和曼达拉瓦公主共修的洞穴处于观世音菩萨圣山。这是许多大乘和金刚乘大师的共识。

在观世音菩萨圣山有长寿洞和伏魔洞。莲花生大士以普巴金刚法降伏当地的阴幽邪气,屏除圆满永生的障碍。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解说莲花生大士有五个明妃:曼达拉瓦,萨迦德维,卡拉西迪,塔希凯德伦,伊喜措嘉。其中萨迦德维和卡拉西迪是尼泊尔人。

到马拉蒂卡洞穴的行程

The road trip to Maratika Temple Early morning above the Maratika Temple

我们一早启程去马拉蒂卡洞。驶车的司机(在南卓林寺十年的僧人),记得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也熟悉原版的莲花生大士电影。当我牵思拍摄时可能遇到的障碍,我即心向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祈求护持,并且在途上默念莲师七句祈请文。

抵达目的地后,一个导游带领我们去察访不同洞穴场地。我本打算在下午拍摄外景,但突然漫天雷暴。且雨大风疾,闪电的橘红光芒覆盖洞穴场地。天气的剧变异乎寻常。

Demon-subduing cave

隔天早上,我步行上文殊山拍摄日出。整个地方的感受是很宁静。

原本打算在清早人流较少时拍摄的计划突然有变。我们转变行程去朝拜三个圣山。

在回途程上,我们驶车到莲花生大士降伏阎魔死神的洞穴处取景拍摄。

当天下午我们遇到一个居住在马拉蒂卡在加德满都开设诊所的藏族医生索南·夏尔巴。他闻悉我们在当地拍摄的讯息,就很积极的过来帮忙。他的祖父恩加旺·乔佩尔·贾索是马拉蒂卡寺的创立人。寺庙直接建筑在洞穴外,而他在那里曾做了十年僧人,在当地有很好的人脉关系。他帮助我们获取了可以在莲花生大士和曼达拉瓦公主修行的洞穴的拍摄许可证。连当地市长也给于支持。他们打开了通常被闭锁的长生佛石入口。

Mouth of the man cave at Maratika

洞顶有数百倒挂的蝙蝠。据说它们不是普通的蝙蝠,而是修行者在念长生咒, ‘谢鼓 谢鼓 谢鼓’。有些信徒还把蝙蝠的粪便认成为甘露。

在此洞穴拍摄是非常困难,因为人流多,且光缐不足。我在此拍了数百张相片,让我能在日后以三维数码软件把洞穴重新组合。然后再插进数码组合的莲花生大士和曼达拉瓦公主修炼的片段。

我本已认知不可以在当地用无人机拍摄,但索南和达瓦(我住宿的旅馆老板)坚决代我向当地警察申请许可证。索南骑着摩托车带我到文殊山顶拍摄夕阳西下。很惊讶地,亟需的人脉支持都在此时出现。我从早晨五点拍摄至傍晚,但不觉得疲累。因为我感应到这个地方的加持。

Inside the Maratika cave

隔天是莲花生大士日。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指示我在留在洞穴修行。我决定在洞穴做早课后再乘车回去加德满都。洞穴中有囔囔低音,听起来像蚊子在念金刚上师咒。

我们在回加德满都的途中歇停数次去拍摄尼泊尔郊外风景。当我们回到加德满都时,因为当天是莲花生大士日,很多人在博达纳佛塔绕行修法。哪里的气场振奋人心,我在加德满都居留时都每天去绕行博达纳佛塔。

Ariel view of Maratika

为了拍摄一些莲花生大士在在尼泊尔时独有的风景,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带我去他的家乡约尔莫村。

「尼泊尔的北部,在喜马拉雅山在尼泊尔和西藏的边界雪岭山脉是隐蔽的约尔莫,叧名『莲花丛庇护地』。华严经内有预言记载,玛尔巴在『密勒日巴十万歌诵』文中告诉密勒日巴在尼泊尔曼焦尔和约尔莫雪岭山区是华严经所预言的里沃·佩尔巴山,你应在那里静坐修行。它是莲花生大士和明妃所去过和加持过的地方」。节录于「约尔莫隐蔽雪积围场史记指南」 -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

此处是莲花生大士圣地。莲花生大士曾书写了五篇关于约尔莫的笺注,约尔莫也在其他经文中出现过很多次。

贝诺法王曾朝访约尔莫两次。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叙述当贝诺法王坐直升机去朝访约尔莫两个莲花生大士闭关的偏僻洞穴。

Yolmo

在乘坐直升机飞去途中,我们先在第一个洞穴处下机。然后直升机乘载贝诺法王继续飞到最高的洞穴所在处,但因为地面结冰,直升机不能停降。只能在空中盘旋了六分钟,贝诺法王此时在洞穴十五米上空祈祷加持。然后直升机飞下来接我们。不知何故,直升机停降在离我们半公里外。秘书和我要步行半公里,而贝诺法王只能等着我们。

怙主查特拉尔仁波切听到了这个故事时很开心。他说:「这不是直升机的问题,而是当地护法所为。」他解释贝诺法王要停留在洞穴前两次来加持此地。

我们在凌晨三点离开了加德满都,启程去约尔莫。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指示我在途上默念莲师七句祈请文和金刚莲师咒。在途上,我看到喜马拉雅山的日出。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s home village of Melamchi Ghyang at Yolmo

初夏的约尔莫有很动人的风景。有绿色的山脉、山谷和雪岭。我们在早上九点抵达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的家乡村庄。

我们到莲花生大士禅修的洞穴、空行母的洞穴、莲花生大士宝磨石,和其他与莲花生大士有关的圣石去拍摄。

事因晚上驶车是很危险,我们下午两点启程回去加德满都。

我思悟此次行程全无障碍。雨后的路无沙尘干扰。在全程拍摄时又有清爽目视无碍的状况。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职责繁多,空余时间少,但他很落力支持我的拍摄作业。我也力求不给他添麻烦。心知他支持我的原因是他尊敬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和明了这部电影的重要性。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与我们分享了一个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在美国的故事。有一个女士要拥抱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是个僧人所以拒绝她的要求。她因此面露沮丧。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以在家密咒行者身份与她相抱。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赞叹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能以善巧方便随缘济世。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谈到贝诺法王要在莲花生大士传拍摄完毕后想制作一部关于「中有」的电影。但因贝诺法王法务繁忙,未能抽空去施行这部影片制作计划。「中有」经文虽然存在,但并不是容易理解。宁玛派有「中有」最彻底的笺注。包括很详细的文武百尊解说。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说在1987年很容易见到贝诺法王,那时只有七百个僧人;后来增加到三千个僧人,要见贝诺法王五分钟也不容易。

一个傍晚我旁聴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回答弟子疑问。他回答的风格听来非常熟悉。我突然觉悟到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和喇嘛敦珠多杰仁波切来自同一个法脉传承。他们皆保留着贝诺法王的教诲法味。

我非常感恩能够到尼泊尔拍摄并得到很多人的善意支持。也因为有喇嘛敦珠多杰仁波的加持,使我遇上到很多出奇意外的协助,如乐意帮助我的人和有利的天气都不是偶然的。当我去印度,罗马尼亚,苏格兰,英国湖区为莲花生大士拍摄外景时都有同样的遭遇。

有一天,当我在拍摄博达纳佛塔时,遇见一个从印度来的青年。他放弃了一切来到尼泊尔寻师学道。但在几百个佛学院之中,他没有找到适合他的佛学院。我的体悟是外籍人士要去尼泊尔找到与世间法无脱节的佛门正法是并不容易。

这些经历让我回思我个人的体验,能够找到一位鲜用英语传法,能以身作则的上师来教导我们如何依教奉行。

此次行程我遇到很多熟悉莲花生大士传原版电影的人。他们对重新组作这部影片的表态都很热烈和激奋。

堪布尼玛敦珠仁波切确认了重新组作莲花生大士传这部影片的重要性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能够完成这部影片的新版就是完成贝诺法王的弘愿。若我们以诚心正念去完成拍摄,这和闭关修行的功德是没有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