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基金会的告别

西藏基金会的告别 

西藏基金会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注册慈善机构。基金会的宗旨是推广西藏民族的文化、宗教及生活方式;舒缓藏族人民的贫苦;提升藏族社群的教育水平及医疗服务。

The staff and students of Central School for Tibetans, Kalimpong, India Students of Tibetan Homes Foundation School in Mussoorie, North India

三十五年前,印度西藏屯垦区的规模都非常庞大,但是藏族社群普遍贫穷且谋生作业不外乎庄稼劳作。专业人材鲜少。当时新学校建设的需求量也很大。时至今日,许多学校因入读学生不足已关闭。以前闻所未闻的老人院,现时已在许多藏族屯垦区频频树立。今日藏族的各种生活条件都不是往日能可以相比。许多接受过教育学识培训的藏人已经在欧美地区或在大城市就业。

Phuntsog Wangyal,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Trustees of Tibet Foundation surveys yaks being purchased as part of Yak for Life in Eastern Tibet.A Tibetan nomad with his children and his herd of yaks

在八十年代,西藏的教育设施及医疗服务是微薄不足,再加上贫困情况处处皆是。饮食、居住环境非常朴素,而农业工具也很简陋。从1996年起,西藏基金会赞助西藏玉树藏族自治州及甘孜藏族自治州的游牧家庭,通过 「牦牛一生」的项目赠送牦牛牧群给他们作为牧畜谋生。

Ringa Community Nursery in Gyalthang, Kham Region of Eastern Tibet Students at Gyalten School in Kandze County, Tibet

今时今日,设立在偏僻西藏区内的学校也过数百。孩童们的读写能力已有一定程度。许多藏人也在他们落户地区就职专业岗位。藏族农民现已采用现代化农业机械;多数的房子已有电力供应;许多人也拥有汽车及有能力送孩子们去中国大陆与海外国家就学。

Students of Srongtsen Bhrikuti Boarding High School, Shelkar monastery, near Tinchuli, Boudha, Nepal Students of Gyalten School in Tibet celebrates Children's Day

西藏基金会的其中一个赞助项目是「佛教在蒙古」。蒙古是一个处在北部的俄罗斯与南部的中国其间的内陆国。从16世纪到20世纪初,藏传佛教陆续传入蒙古。1911年清朝灭亡,蒙古因苏联干涉及共产社会主义的引入而遭受严重的打击。在1930年代后期,除了少数寺院外,其余的1000所寺院被全数拆毁,最有学识的僧人多被监禁坐牢或被杀害,年轻的僧侣多被流放外地或被迫在苏联建造的工厂做劳工。「佛教在蒙古」是在苏联解体后,蒙古寺院已多数是残垣、资历法师缺乏的情况下,在蒙古人向基金会祈求而设立的一系列重要援助项目:例如建立与修复寺院及图书馆;翻译与发行蒙古语的佛教书籍;赞助藏传佛教法师到蒙古弘法;赞助蒙古学生到印度修读佛学;推介佛学课本给蒙古中学及为蒙古博物院出版多种语文的佛教艺术珍藏品编目。

Buddhist temple in Mongolia sponsored by Pathgate Buddhist temple in Mongolia sponsored by Pathgate

早期的西藏基金会是欧洲举办藏族文化活动的主要英国藏族慈善组织。如今已有许多藏族小区及佛法中心经常举办类似的项目。随着世界趋势的变化以及基金会的许多董事委员面临的个人健康问题,基金会的董事委员最终决定最恰当的方案是结束西藏基金会的活动。西藏基金会已于2021年1月31停止运作。

UK Tour by Tibetan Refuge Children from India Tibetan Refuge Children from India visit Tibet Foundation in London

西藏基金会是法门佛法研究院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伙伴。通过西藏基金会,法门佛法研究院赞助过无数的藏族子弟教育,且积极参与「佛教在蒙古」这个援助项目。西藏基金会运用法门佛法研究院提供的资金,在蒙古建修佛塔、寺庙;在英伦承办蒙古艺术展;为蒙古佛寺购买全套包含藏文大藏经的「甘珠尔」; 翻译及印刷佛教书籍。其中一本「基本佛教」是以英语、西里尔语和古蒙古语三语言来介绍佛教。此书已重印3次,共发行23000册在蒙古免费普施分布。另一本「炼金精髓」是从藏语翻译成蒙古语的阿底峡尊者《菩提道炬论》注释 。

Lama Dondrup Dorje Rinpoche with Mongolin nuns studying at Namdroling in India A full set of Kangyur procured by Lama Dondrup Dorje Rinpoche from Tibet as an offering to HH Pema Norbu Rinpoche at HH’s Long Life Puja in India

西藏基金会在过去三十五年已完成它原本定下来的行政指标去协助居住在中国、尼泊尔和印度的藏族人民,提升他们的教育水平、医疗设施与经济发展,也同时推广藏族及蒙古佛教文化。作为一个慈善机构,它已成功实现其所推广的宗旨和指标。我们现向西藏基金会的全体团队告别,并祝愿他们有一个吉祥的新开始。您若有空可参访他们遗赠给伦敦市的西藏和平花园

Serthar Gesar Art Troupe from Tibet, on a tour to UK sponsored by Tibet Foundation Serthar Gesar Art Troupe performed at the Tibetan Peace Garden

西藏和平花园是西藏基金会承建,在1999年5月对外开放启用。这个「静虑花园」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来分享一刻平静、安宁的地方。其焦点主题是个综合东西方文化园艺与设有八个禅座和白玫瑰花床围绕着的青铜时轮金刚坛城

The Bronze Kalachakra Mandala in Tibetan Peace Garden The Language Pillar in Tibetan Peace Garden

靠近花园的入口是一个名称「语言柱」的石柱子。这个石柱的设计是根据九世纪在拉萨为了纪念西藏与中国认同和平共存条约而建设的「小秀柱」原状。柱子顶部有三个雕刻台阶代表和平、理解和爱。柱子的四侧有以藏语、英语、中文、印度语雕刻的特殊开示 :「我们人类正在经历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关键时期。纠纷与失信已困扰了上个世纪,带动极大的人类痛苦及环境破坏。为了维护我们在这个地球上的利益,我们应同心协力把下个世纪转化成一个和平和睦的世代。愿这个和平公园成为藏族人民勇气及对和平承诺的丰碑。愿这个象征长存,提醒我们人类的生存是依靠彼此和睦相处及无暴力的路径来化解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