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師祕藏聖地約爾莫拍攝外景之旅

Guru Rinpoche’s Hidden Land of Yolmo

2019年10月,英國法門中心很榮幸接待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探訪。他向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祈請支持他拍攝蓮花生大師「約爾莫秘土」的紀錄片。

尼泊爾的北部,在喜馬拉雅山在尼泊爾和西藏的邊界雪嶺山脈是祕藏的「約爾莫」,叧號「蓮花叢庇護地」。這在尼泊爾稱為「赫蘭布」和「朗塘」喜馬拉雅山巒是蓮花生大士和明妃曾遍歷和加持過的地域。遍山峽掩埋有許多密宗伏藏和世間珍寶。節錄自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約爾莫秘土」預告片劇本。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有一本著作「約爾莫祕藏雪嶽山區指南」。他希望能制作一部記錄片來介紹這幅珍稀聖地與當地的閉關中心和村落。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規劃在2020年4月開拍。閉關中心和村落的交通在嚴冬雪封時不適宜來往。但四月時初春很美,雪峰聳立,滿山綠樹叢生,谷地花海遍布。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知會我他選擇的外景地點是沒有電源設施的偏僻地區和山穴。只能依靠便攜式太陽能電池給相機充電。

此次行程和相機裝備的所有費用全由啦嘛敦珠多傑仁波切贊助。

我在2019年5月8日抵達「加德滿都」,在機場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會面。我把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遞交給我的一份豐厚供養奉上給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

Sunrise over the Himalayas

2020年3月1日,我們從「加德滿都」啟程去「約爾莫」一個名「梅蘭奇姆·楊」的偏僻村落。翌日堪布將會帶領信眾共修念誦金剛蓮師咒三天。我們乘坐吉普車穿山過嶺,所到之處多是寬度只能讓一輛車行駛的土路。

途中,我們看到日出光芒照耀喜馬拉雅山雪峰的壯觀。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說這是他期望的蓮花生大師加持跡象。

Melamchim-gyang village

前往處於高山被雪峰環繞的「梅蘭奇姆·楊」村最後一段行程扣人心弦。從壑谷腹地的山川河邊經過險峻的陡坡岩石路才能到達。身在高山可目睹遙遠的雪峰。蓮花生大師描繪此山如一個穿著曼身旗袍的皇后。1,200年前蓮師曾在此修行。並開示應在此地創立一幢阿彌陀佛寺和一間能撫育修持功德的學府。第四世「約爾莫」祖古齊爾農·旺亞爾·多傑 (1647-1716)在十七世紀70至80年代在「梅蘭奇姆·楊」設立了一個佛堂。

「梅蘭奇姆·楊」的周圍有很多蓮花生大師和明妃的修行道場。身在其地,令你感受到蓮師強盛的加持。據說只需聽到或眼見「約爾莫」谷地就會得到很大的福益。

Vajra Guru mantra retreat

這一晚我們在「梅蘭奇姆·楊」過夜,翌日晨早,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開始誦念金剛蓮師咒和與信眾開示。在場有一小群啦嘛、僧人和眾多信徒。「梅蘭奇姆·楊」在2015年因地震受到摧毀的災難。當地人籌略應變以鐡皮建設一座臨時佛堂。此處山林環境是一個有助啟發勤奮修行的地點。

蓮師珍寶磨石是在此地舊寺內發現。根據「約爾莫祖古滕津·諾布(1589-1644) 記載,當他朝聖「梅蘭奇姆·楊」時,他展示蓮花生大士珍寶磨石不是如傳聞自發震蕩,但他能使它搖動,在場的人都能見證。這是「約爾莫谷」聖地的大加持。

The bridge to the Tharepati pass

當天下午,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安排了一個導遊帶我前往「塔雷帕蒂」隘口,我們這晚在那裡留宿。

我們步行五小時登上3,700米高的山峰。途中遇到驟雨、冰雹、大雪。爬得越高,雪就越深,空氣就越稀薄,對體能支付形成負荷。我沿途念咒下定決心要抵達當晚投宿的賓館。

經營賓館的東家是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的親戚。他不遺餘力地照顧我們。

Tharepati pass

翌日晨早,我在日出前開始攝影,為了拍攝「約爾莫」谷和喜馬拉雅山的曙光。除了運用空拍機,也採用了延時攝影設備。拍攝完畢後,我們繼續登山,但因夜間下降的積雪已堆疊到相當於我們腰身,只能休止前進。

Filming on the Tharepati pass

我們正午啟程回返「梅蘭奇姆·楊」。下山途中,聽到村裡傳出的金剛蓮師咒念誦共修聲音。真是振奮人心。

Brang Tshang - Guru Rinpoche's self-manifested stone throne

回扺「梅蘭奇姆·楊」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指示我們去拍攝「布蘭尚」,這是蓮花生大師從幻空顕化出來的石寶座。據說蓮師在這裡傳法給空行母和各法界眾生。

石座的表面有七個幻化出來的水供碗。

Meditation Cave of the Self-arisen Sun and Moon

蓮師洞處於「梅蘭奇姆·楊」的上坡。名「尼恩達·響俊·德魯普格」。另號「幻化日月禪洞」,因為洞頂有天然顯化的太陽和月亮形象。這是蓮師在還沒有去⻄藏之前閉關的地方。

因2015年地震損壞洞里的佛像,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贊助一尊新佛像。新佛像在開光前是需要經過聖化處理。

Consecration Ceremony

朝陽初升,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帶領信眾施行佛像聖化儀軌。前行經文念誦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陸續把許多佛咒、舍利、聖物充填環抱佛像內中脈柱的周圍,而在場喇嘛和在家信眾則聯袂念誦蓮師七句祈禱文。

Sculpting statues with clay

在我參訪尼泊爾期間,我很慶幸能朝訪「梅蘭奇姆·楊」三次,也見證了在蓮師洞內製造佛像的過程。造佛像的材料是泥土,然後放在外面乾涸幾個月,才上油漆。

Shower of Blessings practice

在我參訪尼泊爾期間,我很慶幸能朝訪「梅蘭奇姆·楊」三次,也見證了在蓮師洞內製造佛像的過程。造佛像的材料是泥土,然後放在外面乾涸幾個月,才上油漆。

Tsuti Gonpa

翌日早上我們離開「梅蘭奇姆·楊」,起程去另外的偏僻村落和閉關中心。

車行沿途多是陡坡泥徑。且路面失修不宜行駛。只好放棄一些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想去參訪的閉關中心。

我們有緣參訪到「楚蒂貢帕」道場,一個很恬靜的小型閉關中心。這是十五世紀伏藏師沙基亞·桑波修行之地。他就是「約爾莫」谷聖地開山鼻祖。

我們步入此處一間閉關茅舍。感受到室內濃郁寧靜的滋潤氣場。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告知我,塔克隆·謝特魯爾仁波切(第六任寧瑪派最高領袖) 曾被邀請到這裡住宿。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looking through very old Tibetan text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在舍里閱覽一本有百年歷史金色字體藏文經。此處有一個陳列牛顱⻣的玻璃箱。據說這頭牛在閉關中心建造時有很落力的勞作功績。

Milarepa's Lion Fort Tiger Cave

傍晚時分,我們參訪「卡忠」,這裡是傳奇西藏傳瑜伽士米拉雷帕在他上師瑪律帕指示下,禪修歴時三年的「虎穴獅堡」。豎立他日後得道,證菩提果的法幢。

Group picture at Milarepa's cave

當晩我們在一間小村賓館投宿。剛巧停電,唯有找有後備電池的賓館來為相機充電。賓館主管出於對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的尊敬,許可我們用他們的後備電池充電。

Palri Padma Odsal Ling

第二天,我們到處取境拍攝。最終抵達「帕利·帕德瑪·奧德薩爾·嶺」。這個寺廟有一尊坐在山坡,背著山谷和遼遠崇山峻嶺的碩大蓮師塑像。當地信眾正在參與三天念誦金剛蓮師咒閉關共修。

我很榮幸能夠與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結伴隨行。獲得很多厚待和人事支持。

On the summit of Yang Ri Khang Mountain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打算乘坐直升機去參訪和拍攝比較偏遠的地點。堪布有一個非常有經驗的直升機駕駛員朋友。我們多次與他研討飛航路線和天氣預察。2020年3月16日,我們一早到達機場。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希望早點起飛,以防稍後多雲。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解釋當地護法不要我們到那裡。

通過機場關卡後,我己無多餘時間做準備。幸好,直升機有GoPro相機托架設備。直升機前座有一個小窗口,我坐在這個位置剛好可以把相機鏡頭伸出機外。

起飛後我們越過「加德滿都」上空然後向北朝喜馬拉雅山北飛航。

Yang Ri Khang Mountain

我們停降在「梅蘭奇姆·楊」村,把回航「加德滿都」備用的直升機燃油卸下。減低直升機重量,以便能提升飛行高度。我們飛航到「楊日汗格」山頂。蓮花生大師曾形容這處是聖山。也是當地護法「阿馬揚里」的住處。一座新寺廟正在「楊日汗格」山頂上建做。原有的寺廟已因雷擊摧毀。

Valley with Yangdak Chok cave and Tongshong cave

從「楊日汗格」山,我們朝北飛航到兩個洞穴地點。第一個是「楊達克·喬克」禪修洞,這是蓮花生大師和明妃修行的地方。第二個蓮師洞是怙主查特拉爾仁波切重新開啟的「通松」洞。

貝諾法王曾在此留步並為這隱密山谷加持。

原本打算拍攝這些洞穴,但地面積雪過深,不便安全降落。唯有往⻄飛越過雪嶽高峰到達一個聖湖。但湖面結冰且積雪覆蓋。無法知曉地面情況是堅實的土地或是冰湖。讓我們不能安全降落。

唯有繼續飛航,在「塔雷帕蒂」隘口的賓館傍停機坪降落。在此拍攝片刻,再飛回到「梅蘭奇姆·楊」為直升機補充燃油。然後起飛越過「約爾莫」南方回程到「加德滿都」。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with Lamas from Namdroling Monastery

在「加德滿都」逗留的期間,我在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一間空房設置了臨時的錄音工作室。為「蓮花生大師傳-新版」做重新錄音製作。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在原版「蓮花生大師傳」扮演蓮花生大師,所以我們為片中蓮師藏文對白重新錄音。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並安排兩位在南卓林寺出師的比丘尼為片中空行母的對白重新錄音。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解釋,在拍攝蓮師傳時所錄下的對白効果並不理想。所以必須重錄大部分的對白。貝諾法王告誡堪布要嚴肅處理片中對白,因為每句言辭有其特殊涵義。南卓凌寺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寺廟。出自南卓林寺的作品必須維持一定的水平。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有一天邀約了十九位啦嘛來參與一個全日法會。每位都是南卓凌寺出師,但現留居在「加德滿都」。我趁機在他們念誦蓮師七句祈禱文金剛蓮師咒時為他們錄音。也為他們的臉部拍照,以便日後可以用來製作『蓮花生大師傳-新版』片中所需要的數位成像角色。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很隨順地配合我的行程。容納各種情況演變如天氣變化及冠狀病毒的出現。我在尼泊爾最後三個星期,全國封城。非必要的旅程都被禁止。因此我們無法前往「約爾莫」繼續拍攝。

尼泊爾飛往國外航空班線全部停飛。數星期後我有幸乘坐英國領事館安排的航機在2020年4月8日飛扺英國。

我很感恩有這個機會跟隨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到蓮花生大師祕藏的「約爾莫」。很欣慰在這動蕩時期能目睹那麼多的閉關中心和修行信徒。

O出於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的慈悲,他立願奉獻這部影片與大家分享。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堅毅地承托貝諾法王的法願在這聖地弘揚佛法使我非常振奮。

回抵英國後,我想起啦嘛敦珠多傑仁波切給我的開示:「蓮花生大師是無所不在。」能有機會去朝拜蓮花生大師的聖地當然是令人振奮,但如果我們心中有蓮花生大師,那蓮花生大師的加持會無所不在地跟隨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