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傳在尼泊爾拍攝外景之旅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with Thubten Loday Gonpo

我是喇嘛敦珠多傑仁波一個出家弟子。因我有學習過數字媒體,現全職施行『蓮花生大士傳』電影重新製作。片中有很多特出情節需要重新拍攝,如扎霍爾王和他的臣眾以火焚燒蓮花生大士,而蓮花生大士把火坑轉變成龐大的蓮花池,還有蓮花生大士飛翔雲霄的片段。

為了能要完成一部有真實感的製作,我們選用電腦三維數碼軟件來重新組合蓮花生大士的頭和身。這個技巧叫數碼替身,是現時萊塢動作片常用的拍攝技巧。數碼替身通常用在情節太危險而不能使用特技演員。數碼替身是把不同角度拍攝的演員頭部相片輸入電腦。然後以電腦三維數碼軟件來連結相片來重新組合成的蓮花生大士的頭。

當我呈報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不知如何聯絡到扮演蓮花生大士的堪布,仁波切即時打電話給原本扮演蓮花生大士傳的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約定我在二星期後在加德滿都與堪布會面及拍照。因為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扮演蓮花生大士已經事過二十年,所以我會運用一些數碼軟件讓他的面龐能夠回返至較年輕時的狀態。

我在2019年5月8日抵達加德滿都,在機場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會面。在抵達堪布的閉關中心後,我把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遞交給我的一份豐厚供養奉上給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 at the Asura Cave, Pharping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在1965年出生於在蓮花生大師秘土貝尤爾·約爾莫·甘格拉。從六歲開始,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在不同法師門下皈依和受訓。如昆贊耶什仁波切、根裡格津仁波切、敦珠法王、貝諾法王、塔克隆·謝特魯爾法王。他曾在不同的聖地如蓮花生大士秘土和密勒日巴住過的山洞閉關修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後來在南印度南卓林寺貝諾法王受比丘戒。他完成九年的寧瑪佛學院課程,得到非常出色的成績。在貝諾法王許可下登基成任堪布。在南卓林寺教學了數年。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安排我住宿在他家裡。頭一晚,我們聊談到蓮花生大士傳外景的選擇應與在片中有關尼泊爾的地點吻合。為了好好利用我在尼泊爾的時刻,我們會到蓮花生大士修行的洞穴拍攝,然後把它加進入影片的新版。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和我一齊察看原版影片有關連的部分,他便告訴我這個地點之處,然後說他會安排我到那些地點拍攝。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在觀看蓮花生大士傳的拍攝進展片段後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因為我們要完成貝諾法王的弘願。他解釋若我們能誠心正意投入拍攝,以我們的心力奉獻給蓮花生大士。這和閉關所得的功德是沒有分別。

貝諾法王的弘願是讓世人瞭解蓮花生大士一生的故事。修佛法的人能閱讀有關蓮花生大士書籍,但普通人不會那麼容易瞭解內容。拍攝成一部電影能讓更多的世人瞭解蓮花生大士的故事。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對已加工組合的影像質素和進展感到贊嘆。他說他很高興看到高質素的制作。

他吐露拍攝原版片的背景來自於南卓林寺一群佛學院畢業生為了報答佛學院的恩義。他們想以募款、唐卡、佛像、和蓮花生大士傳話劇來奉供佛學院。貝諾法王說編演這個話劇是非常重要,所以會資助這個話劇的制作費用。

在話劇演出前,他們從一百多個來源蒐集了蓮花生大士的史績編譯成一本書。

原本蓮花生大士是由來自不丹的堪布佐吉耶仁波切扮演。但過後經過南卓林寺高層行政商量後,決定由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接替。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為此背誦了一百多頁經文。在貝諾法王的指導和監督下,此話劇預定在菩提加耶茉蘭千茉祈願大法會時上演。他們在時輪金剛法會場搭蓋了一個舞台,以六個晚上從七點到十一點演出。在場觀眾除了貝諾法王,還有許多仁波切,喇嘛,僧尼和十二萬信眾。

事後很多人祈請貝諾法王把這個話劇拍攝成影片。在貝諾法王的指導下,他們花了兩年時間在南卓林寺周遭取景拍攝和錄音。在這段拍攝日子,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直接從貝諾法王領受到有關於影片內容主題的指示。

Boudhanath Stupa

當影片拍攝完成後,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回到尼泊爾去拜訪查特拉爾仁波切,查特拉爾仁波切對這部影片很滿意,說這種影視媒體比佛法書籍更珍貴。

在與堪布尼瑪敦珠馬仁波切相處這一段時期,他的謙虛態度觸動我的心坎。當我們討論拍攝外景時,他明顯表達對每個地區的認識,尤其是那個洞穴是蓮花生大士曾經閉關修行過,和如何把拍攝片段與原版影片組合。

堪布住在加德滿都布達區,距離博達納佛塔不過五分鐘步程,他建議我在那裡拍攝。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建議在法平取景。當地有許多洞穴,但不是全數蓮花生大士曾用來閉關過的。法平有世界最大的蓮花生大士的佛像,數座寺廟、閉關中心、包括白玉閉關中心。

Yanglesho cave, Pharping

揚萊索洞穴是蓮花生大士成道的地方。在洞穴前面有一棟印度教寺。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解釋蓮花生大士已成佛,他不需要修行成道。不過是以身表法來給我們做修行成道的模範。蓮花生大士是以普巴金剛法來屏除障礙而成就大手印法門。

Asura Cave entrance, Pharping

十二滕馬姐妹是傷害眾生的人非人⻤神。蓮花生大士在阿修羅洞把她們馴服後,十二滕馬姐妹在他面前發誓成為⻄藏十二女護法。

  

法平攝影

我們一早出發到法平取景拍攝揚萊索洞和阿修羅洞。揚萊索洞的入口是通常鎖上,但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認識當地管理人,所以他讓我們進去。我拍了許多相片,讓我日後重新組合一個無雜物的三維洞穴模型。

馬拉蒂卡洞穴

Maratika Buddhist Temple

蓮花生大士在這洞穴和曼達拉瓦公主共修。他們以三個月時間完成⻑壽成就法修獲得不朽持明果位的不朽金剛身。

這個洞穴是由一個印度教僧人看管,是不許拍照的。印度人認為這是濕婆神的洞穴。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曾在1998年住在這𥚃。貝諾法王給他開示在法學院畢業後去那裡閉關。他在那裡閉關了兩個月。

在蓮花生大士未到來之前,這已經是一個聖地了。這裡有三個聖山:一個是觀世音菩薩,一個是文殊菩薩,一個是金剛手菩薩。蓮花生大士和曼達拉瓦公主共修的洞穴處於觀世音菩薩聖山。這是許多大乘和金剛乘大師的共識。

在觀世音菩薩聖山有長壽洞和伏魔洞。蓮花生大士以普巴金剛法降伏當地的陰幽邪氣,屏除圓滿永生的障礙。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解說蓮花生大士有五個明妃:曼達拉瓦,薩迦德維,卡拉西迪,塔希凱德倫,伊喜措嘉。其中薩迦德維和卡拉西迪是尼泊爾人。

到馬拉蒂卡洞穴的行程

The road trip to Maratika Temple Early morning above the Maratika Temple

我們一早啟程去馬拉蒂卡洞。駛車的司機(在南卓林寺十年的僧人),記得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也熟悉原版的蓮花生大士電影。當我牽思拍攝時可能遇到的障礙,我即心向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祈求護持,並且在途上默念蓮師七句祈請文。

抵達目的地後,一個導遊帶領我們去察訪不同洞穴場地。我本打算在下午拍攝外景,但突然漫天雷暴。且雨大風疾,閃電的橘紅光芒覆蓋洞穴場地。天氣的劇變異乎尋常。

Demon-subduing cave

隔天早上,我步行上文殊山拍攝日出。整個地方的感受是很寧靜。

原本打算在清早人流較少時拍攝的計劃突然有變。我們轉變行程去朝拜三個聖山。

在回途程上,我們駛車到蓮花生大士降伏閻魔死神的洞穴處取景拍攝。

當天下午我們遇到一個居住在馬拉蒂卡在加德滿都開設診所的藏族醫生索南·夏爾巴。他聞悉我們在當地拍攝的訊息,就很積極的過來幫忙。他的祖父恩加旺·喬佩爾·賈索是馬拉蒂卡寺的創立人。寺廟直接建築在洞穴外,而他在那裡曾做了十年僧人,在當地有很好的人脈關係。他幫助我們獲取了可以在蓮花生大士和曼達拉瓦公主修行的洞穴的拍攝許可證。連當地市長也給於支持。他們打開了通常被閉鎖的長生佛石入口。

Mouth of the man cave at Maratika

洞頂有數百倒掛的蝙蝠。據說它們不是普通的蝙蝠,而是修行者在念長生咒, ‘謝鼓 謝鼓 謝鼓’。有些信徒還把蝙蝠的糞便認成為甘露。

在此洞穴拍攝是非常困難,因為人流多,且光缐不足。我在此拍了數百張相片,讓我能在日後以三維數碼軟件把洞穴重新組合。然後再插進數碼組合的蓮花生大士和曼達拉瓦公主修煉的片段。

我本已認知不可以在當地用無人機拍攝,但索南和達瓦(我住宿的旅館老闆)堅決代我向當地警察申請許可証。索南騎著摩托車帶我到文殊山頂拍攝夕陽西下。很驚訝地,亟需的人脈支持都在此時出現。我從早晨五點拍攝至傍晚,但不覺得疲累。因為我感應到這個地方的加持。

Inside the Maratika cave

隔天是蓮花生大士日。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指示我在留在洞穴修行。我決定在洞穴做早課後再乘車回去加德滿都。洞穴中有囔囔低音,聽起來像蚊子在念金剛上師咒。

我們在回加德滿都的途中歇停數次去拍攝尼泊爾郊外風景。當我們回到加德滿都時,因為當天是蓮花生大士日,很多人在博達納佛塔繞行修法。哪裡的氣場振奮人心,我在加德滿都居留時都每天去繞行博達納佛塔。

Ariel view of Maratika

為了拍攝一些蓮花生大士在在尼泊爾時獨有的風景,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帶我去他的家鄉約爾莫村。

「尼泊爾的北部,在喜馬拉雅山在尼泊爾和西藏的邊界雪嶺山脈是隱蔽的約爾莫,叧名『蓮花叢庇護地』。華嚴經內有預言記載,瑪爾巴在『密勒日巴十萬歌誦』文中告訴密勒日巴在尼泊爾曼焦爾和約爾莫雪嶺山區是華嚴經所預言的里沃·佩爾巴山,你應在那裡靜坐修行。它是蓮花生大士和明妃所去過和加持過的地方」。節錄於「約爾莫隱蔽雪積圍場史記指南」 -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

此處是蓮花生大士聖地。蓮花生大士曾書寫了五篇關於約爾莫的箋注,約爾莫也在其他經文中出現過很多次。

貝諾法王曾朝訪約爾莫兩次。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敘述當貝諾法王坐直升機去朝訪約爾莫兩個蓮花生大士閉關的偏僻洞穴。

Yolmo

在乘坐直升機飛去途中,我們先在第一個洞穴處下機。然後直升機乘載貝諾法王繼續飛到最高的洞穴所在處,但因為地面結冰,直升機不能停降。只能在空中盤旋了六分鐘,貝諾法王此時在洞穴十五米上空祈禱加持。然後直升機飛下來接我們。不知何故,直升機停降在離我們半公里外。秘書和我要步行半公里,而貝諾法王只能等著我們。

怙主查特拉爾仁波切聽到了這個故事時很開心。他說:「這不是直升機的問題,而是當地護法所為。」他解釋貝諾法王要停留在洞穴前兩次來加持此地。

我們在凌晨三點離開了加德滿都,啟程去約爾莫。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指示我在途上默念蓮師七句祈請文和金剛蓮師咒。在途上,我看到喜馬拉雅山的日出。

Khenpo Nyima Dondrup Rinpoche's home village of Melamchi Ghyang at Yolmo

初夏的約爾莫有很動人的風景。有綠色的山脈、山谷和雪嶺。我們在早上九點抵達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的家鄉村莊。

我們到蓮花生大士禪修的洞穴、空行母的洞穴、蓮花生大士寶磨石,和其他與蓮花生大士有關的聖石去拍攝。

事因晚上駛車是很危險,我們下午兩點啟程回去加德滿都。

我思悟此次行程全無障礙。雨後的路無沙塵干擾。在全程拍攝時又有清爽目視無礙的狀況。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職責繁多,空餘時間少,但他很落力支持我的拍攝作業。我也力求不給他添麻煩。心知他支持我的原因是他尊敬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和明瞭這部電影的重要性。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與我們分享了一個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在美國的故事。有一個女士要擁抱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是個僧人所以拒絕她的要求。她因此面露沮喪。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以在家密咒行者身份與她相抱。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贊嘆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能以善巧方便隨緣濟世。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談到貝諾法王要在蓮花生大士傳拍攝完畢後想制作一部關於「中有」的電影。但因貝諾法王法務繁忙,未能抽空去施行這部影片製作計劃。「中有」經文雖然存在,但並不是容易理解。寧瑪派有「中有」最徹底的箋注。包括很詳細的文武百尊解說。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說在1987年很容易見到貝諾法王,那時只有七百個僧人;後來增加到三千個僧人,要見貝諾法王五分鐘也不容易。

一個傍晚我旁聴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回答弟子疑問。他回答的風格聽來非常熟悉。我突然覺悟到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和喇嘛敦珠多傑仁波切來自同一個法脈傳承。他們皆保留著貝諾法王的教誨法味。

我非常感恩能夠到尼泊爾拍攝並得到很多人的善意支持。也因為有喇嘛敦珠多傑仁波的加持,使我遇上到很多出奇意外的協助,如樂意幫助我的人和有利的天氣都不是偶然的。當我去印度,羅馬尼亞,蘇格蘭,英國湖區為蓮花生大士拍攝外景時都有同樣的遭遇。

有一天,當我在拍攝博達納佛塔時,遇見一個從印度來的青年。他放棄了一切來到尼泊爾尋師學道。但在幾百個佛學院之中,他沒有找到適合他的佛學院。我的體悟是外籍人士要去尼泊爾找到與世間法無脫節的佛門正法是並不容易。

這些經歷讓我回思我個人的體驗,能夠找到一位鮮用英語傳法,能以身作則的上師來教導我們如何依教奉行。

此次行程我遇到很多熟悉蓮花生大士傳原版電影的人。他們對重新組作這部影片的表態都很熱烈和激奮。

堪布尼瑪敦珠仁波切確認了重新組作蓮花生大士傳這部影片的重要性對我有很大的幫助。能夠完成這部影片的新版就是完成貝諾法王的弘願。若我們以誠心正念去完成拍攝,這和閉關修行的功德是沒有分別。